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综合资讯 >

陶西平:当今世界教学改革的潮流指向

时间:2015-04-13 15:34 来源:未知 点击:
        当前,世界各国都在注重教育质量,这是国家首要领导人都在关注的问题。今年2月13日,美国总统奥巴马在美国国情咨文演讲中讲了这样一段话:“现在,为了扩大我们的中产阶层,我们的公民必须接受教育和当今从事工作所必备的技能培训。同时我们也要确保在美国每一个人只要辛勤肯干,就能获得出人头地的机会,一个是解决教育公平的问题,第二个是转变高中教育职能,高中毕业生只是普通高中,不考大学就没有任何技能进入社会”。
     
        特别关注的是韩国,韩国现任总统朴槿惠2013年2月就职,但5月底就出台了《快乐学习逐梦成长》的新教育政策:减少每班学生人数。教科书编写应该以学生的能力、兴趣为核心,使学生爱不释手,能自我阅读学习,不必另找参考书或私人补习。
      
       去年10月,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提出了“教育第一”的全球倡议行动。这项全球倡议行动主要是三个方面:一是公平,不论性别、背景或处境,确保每个孩子都能平等接受教育。第二是质量,必须提高学习质量,通过更好的科技知识和技能培训使年轻一代适应当今就业市场的需求。第三是强调价值观教育,强调为人之道的核心作用,培养全球公民意识,帮助人们构建更公平、和谐和包容的社会。
        通过分析世界各国教学改革、提高教育质量的潮流,笔者发现世界各国的教育改革都指向有以下几个指标:以学生为中心,以价值观为导向、培养创新精神、信息技术的应用、教育质量的评估。这几个方面是目前各国提高教育质量关注比较多的方面。
 
        1、以学生为中心:学习和个性双重发展
        首先是以学生为中心,出现以个体为中心向以学习者为中心的转变。以学生为中心包括三个方面内容:一个是学生的全员化发展,即每个学生都重要,要关注每个学生。第二个是学生的个性化发展,应该尊重学生不同的个性特征。而服务于以上两个方面的就是学校的多样化发展,归根结底就是基于学生的全员和个性化发展。
        目前,美国联邦教育部邀请学生代表,共同讨论美国教育改革问题。联邦教育部长邓肯说:“如果我们不倾听学生的声音,我们的教育将难以进步”。其中很多学生提出来对教师的评价,认为学生应该有更多发言权来评价教师的好还是不好,还有的学生提出来考试应该更符合社会生活的需要。
        “ 俄罗斯教育部长宣布新的联邦高中教育标准草案规定”,里面提到学生不仅可以根据自己的意愿来选择学习不同的科目,而且还可以根据能力选择学习不同的课程水平。
        韩国的教育改革里,有一点能引起我们的兴趣:初中三年期间,要指定某一学期不举行任何考试,让学生在没有考试、没有成绩评价压力的情况下,借由学校所举办的各项活动,充分尝试自己的职业性向。韩国首尔教育厅宣布,将定期对全市中小学生的快乐指数做调查,自今年6月开始实施。调查内容分四大领域:对学校生活满意度、对家庭生活满意度、对自己满意度及综合满意度,并且公布了调查结果。第一次调查的满意度是62%左右,但是首尔教育厅认为现在满意度虽然低,但这一方向将引导着教育行政部门和学校更多考虑学生的快乐。
        法国从2010年秋季就已经接受所谓“新高中”教育,用新的“探索课程”取代“定向课程”:对所有学生进行个性化培养,困难学生开办学业水平补习班,学生可以更换学业道路等。这都说明很多国家都开始关注以学生为中心,把学生的需要放在中心。
 
        2、以价值观为导向:心理与生理健康成长
        其次是价值观的选择。从以能力为导向向以价值观导向转变。价值观的导向,归根结底就是:对待自己、对待他人、对待社会/国家/世界。
        韩国提出学校教学要将更多品德教育融入各科教学,培养学生一些重要价值观与态度,比如说同理心与同情心、诚实、责任。
        新加坡的价值观教育导向跟随着时代要求不断更新:从生存导向,到效率导向,再到能力导向。2011年9月22日,新加坡教育部长提出让教育系统变得更加以学生为中心,更加关注全面教育,更加强调价值观和品格发展,将这个概括为“学生中心、价值观导向的教育”。
         法国政府近日公布了《共和国学校重建导向规划法》,目的就是建立公正的、严格要求的富有包容精神的学校,使教师在新的德育和公平教育的框架下,在各级各类教育中贯彻共和国的价值观,教会学生生活中所需要的重要能力。
         新西兰从2007年课程标准开始,特别强调价值观教育的重要性,提出必须将基础价值观教育融入到学校各门课程的教学当中。基础价值观教育必须明确指出,新西兰的学校应教育学生具有以下八种价值观,例如:追求卓越、创新与好奇、多样化、尊重他人等。
 
         3、培养创新精神:学习在于思考与实践并存
         第三是培养创新精神。探究式学习、实践式学习和合作式学习,是培养创新精神的基础。北京引进了哈佛大学“为理解而教”的课程,这是一种新的教育模式,它是以问题为中心,以模块为特点的教学形式,使学生的学习从为解答问题到解决问题。“理解教育”,不是把老师讲的话理解了,而是把你懂得东西用以解决问题,只有在解决问题过程中才能真正加深理解。还有教学观的改变,也就是把过去知识的传授、技能的传授跟人文精神的发展切割开来,认为学生解决一个问题、思考一个问题就是他对自己生命价值的认识,他解决了一个问题就是他自我超越,就是他生命的升华。把科学教育和人文教育紧密结合起来,强化所有学科的技术教学。最终是教学模式的改变,从过去学生的“被教”到学生的自主学习,过去更多的是老师教什么就学会什么,现在变成主动自主学习。
        彼得圣吉说:“婴儿学走路,是跌倒,爬起,再跌倒,再爬起的过程中学会的。”学生的思维能力发展就像婴儿学走路一样,要有一个想错,再想,错了,再想的过程。学生的每一个错误都意味着成长,教师要有“祝贺失败”的修养。
今年8月,新加坡教育部长勾勒了新加坡未来所面对的挑战,他强调:面对科技和经济形势的改变,下一代不但拥有良好的知识基础和技能,还要懂得创造新的知识,并以创新的手法寻找问题的解决方案。
        日本从2009年就选定了五所国立大学,作为“未来科学家培养讲座”的开办校,为擅长数理化的小学至高中的学生讲授大学课程。
印度在中学所有学科的课堂中进行“高级思维技能”培养,要求贯穿于所有学科教育中,包括理解技能和批判性思维。
 
        4、应用信息技术:科技也是发展教育的重要生产力
        第四个是信息技术的应用。2011年9月美国教育部长邓肯提出著名的乔布斯之问,为什么在教育领域信息技术的投入很大,却没有产生像在生产和流通领域样的效果呢?信息技术应用于生产领域,包括今年11月11日的网购,整个商业业态受到了很大冲击。信息技术应用于国防,国防发生了很大改变,信息技术应用于物流,物流在发生很大改变,而应用于教育却没有发生很大改变,什么原因呢?他说可能是“教育没有发生结构性的改变”。
       《新媒体联盟地平线报告》里面提到:近期发展阶段“云计算”和“移动学习”这两种既有联系又各具特色的技术将进入主流应用,云计算有大量的数据储存、信息获取。移动学习是信息技术应用的最大难题,一般有一个计算机教室,教室里面有电子白板,所以认为移动学习会更多地进入教育领域。移动学习最主要的就是智能手机。
       第二个是中期发展阶段,“学习分析”和“开放内容”将引起对基础教育日益浓厚的兴趣,预期将会在20%以上的教育机构得到应用。现在一些地方已经开始实验,学生用了iPad学习,不是工具的转变,而是学习兴趣的提升,老师可以掌握学生对某一个点比较感兴趣。现在有了试卷的综合分析,“学习分析”已经在一些地方开始应用。“开放内容”是麻省理工学院提出来的,我们现在还没有完全做到价值观的改变,还希望有一些东西是我们的专利,而“开放内容”价值观的改变,就是最好的教学资料应该全世界共同享有。
         远期发展,就是“3D打印”和“虚拟和远程实验室”。3D打印技术的快速形成,可以通过理论出东西,让大家可以更好了解过程,掌握理论。“虚拟和远程实验室”是不受时间限制,24小时在电脑上都可以做,也不受原材料限制。
         OECD公布了对15岁学生的数字化阅读技能的调查结果,这篇报告测试了15岁的学生在互联网上寻找信息、解读信息、理解及评估电脑图表等能力,有16个OECD成员国以及三个非成员经济体参加。结果显示:韩国15岁学生在使用计算机和网络进行学习方面名列第一。这说明OECD国家开始关注信息技术的应用。
        韩国已经在规划中提出国民中学英语、科学、社会三科将使用电子教科书,使学生得以主动、积极、认真学习,而有助提升学生自学和日常生活所需要的核心能力。
       日本通讯部已于2010年10月开始在日本小学进行电子课本试用计划,规模比较小,每人配一台平板电脑。这个计划的目标是:到2015年,日本全国的中小学生每人配备一台电子课本。如果成功的话,将为日本中小学教学模式带来巨大冲击。
        法国特别提出让教师、学生和家长能够轻松在网络上找到自己需要的教育资源和软件,学生从而可以真正学习掌握多媒体,具备未来公民必备的这一能力。
        在这儿特别关注的是印度,印度要解决一个问题就是iPad如果要进学校,价格必须要降下来,所以它们发布了一款7英寸的平板电脑,出售给学生的政府补贴价仅为128元人民币,使更多的人有可能应用它。印度在250所大学已经有1.5万名教师接受了这种平板电脑。
 
        5、评估教育质量:质量保证是硬指标
       第五个是教育质量的评估。大家都比较关注这个问题,归根结底有评估标准、评估体系和评估政策这三个方面。经合组织提出“增强评估以促进学生学习”,经合组织发布报告——《为促进更好学习:评价与评估的国际视角》,该报告称,全球教育系统正越来越将对教师和学校绩效的评估作为帮助学生更好学习以及提高学生成绩的重要推动力。报告指出,OECD各成员国在学校是否和如何测试“成绩”两个方面都存在巨大差异。近日,OECD已经开发出新的测试工具,被称作“OECD面向学校的测试”,旨在为个体学校提供与现有的PISA量表比较的,来测评学校15岁学生的阅读等能力的情况。
       奥巴马版教育法案计划采取更加全面客观的测试方法,联邦政府已投资3.5亿美元支持各州创立更加综合复杂的评估体系,这个评估体系不仅用于发现问题,更用于为教师提供及时准确的信息帮助他们改善教学,提高学生学业成就。
        而英国的GCSE考试,从2011年3月31日开始,每所中学的GCSE考试结果向社会公布,让家长了解学校教学状况,同时也对家长为孩子选择更好的学校提供参考。
        俄罗斯从2009年开始正式在全国实行统一高考制度,逐步把中学毕业考试和高考合二为一,俄罗斯教育科学部提出这个的理由是:学生负担太重、自主招生易造成教育腐败、考试成本太高、缺乏国家统一标准、教育质量无法保证。
        日本也加强了质量监测,叫做“学历调查”,覆盖国、公、私立小学六年级、初中三年级所有学生,把握和分析全国所有学校和学生学历状况,称之为“精细调查”。